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天津金鹏鼎鑫钢铁贸易有限公司

北京印刷业合力打造联合航队一

2021-07-23 来源:普洱农业机械网

北京印刷业合力打造联合航队(一)

明天在哪里?

前些年,北京印刷业红火异常,曾几何时,甚至流传着“要想发,搞印刷”的顺口溜,可见利润之不菲。这引得众多投资者竞相追捧,一时间,老厂忙扩建,新厂忙组建,熙熙攘攘中,各式各样的设备都尽情欢快地旋转、轰鸣,盎然春意荡漾在所有人的心头。

这两年,各行各业的竞争不断加剧,印刷利润也迅速下降。成本越来越高,市场却越来越难,旺季仿佛在一夜间变短,过去要为能否生产完而发愁,现在要为能否不停产而发愁,印刷工价更是越“搞”越低,35-30-25-23-20-18-16,前所未有的价码不断开出。从前做一单你不怕砸一单,如今做十单你也未必敢砸一单,眼瞅着利润空间越“搞”越小,而且这下降通道还没看到尽头,阵阵的寒意不禁在人们心中陡然生起。怎么了?怎么办?

毋庸置疑,在竞争日益充分的市场经济环境下,如梦幻仙境般的短期暴利时代已告终结,印刷业正走向长期微利时代。慨叹这世事的无常吗?那毫无意义。唯有面对和顺应现实,并尽快找到适合企业的出路才是上策。

那么自己的出路在哪里?我们的明天在哪里?

通过扩大规模去实现集约化生产并降低综合成本,从而提高竞争力,这是各种媒体上的主流观点。于是不少投资者便持续追加投入,不断地跟进,走迅速扩张道路,但我们的记者在采访中,却听到了另一种别有新意的答案。

“我们拿着两台印刷机的免税指标,犹豫再三后,还是决定暂缓。在我看来,一味依赖固定资产投资、采取硬投入的方式去高速扩张,这个办法对我们恐怕不是最佳的选择。”说这话的是顶佳创世纪投资公司的姚松先生,他同时还兼任着公司旗下的顶佳世纪印刷公司的负责人。

那么顶佳印刷的明天在哪里?

他山之石可攻玉

北京的印刷企业,除少数实力雄厚的大厂外,绝大多数还是年产值在五千万元上下的中小型企业,但许多却也和大厂一样地摆开阵势,工序一应俱全,设备应有尽有。这种不断充实和完善自身内部生产能力的“小而全”道路,顶佳印刷也走过,却又在半年内迅速“放弃了”,为什么呢?

“当时猛一想是方便,关键时刻还能抢个急活,而且做大的冲动谁没有啊?但一做统计分析后,我就能发现自己上装订的问题:活多时,抢不出来,只能外发;活少时,又不够干,只能停产。开工率上下波动、起伏不定,设备开开停停、来回折腾,额外地又增加了不少管理难度,质量控制、成本控制都不容易,有的业务甚至是做也亏(不够一班),不做也亏(外发等于设备闲置),最终核算出的装订价甚至超过外发价。要是装订设备没被充分利用,那这部分的投资就得不偿失,那还不如不做。”姚总这样说。

有时,“样样通”就难免“样样松”,“通百样”还不如“精一样”,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主,那多半是出在戏台子上呢,这“做大”可并不等于“做强”啊,道理其实就是这么辩证统一的。

“我考虑的倒真不是自己的装订能否做下去,而是值不值得做下去,市场竞争只会是一天比一天激烈,我们这样养着它,值吗?后来啊,我去北大听课,得到一条收获:当今时代,企业竞争优势的基础已经超出了单个企业的自身能力和势力范围,它更多地是源于企业与供应链、产业价值链和上下游各环节的系统协同。我如梦初醒,知道只进不退是不行的了”。

得出结论后,顶佳印刷很快关闭了已投入百万元的装订车间,将装订设备陆续出让,并和许多后加工企业建立起稳定的生产协作关系,从此开始集中精力,专注于做好印刷。

但新问题又随之而来,由于印刷企业和后加工企业往往相距较远,在物流运输、质量控制等环节上也存在一些压力,往返奔波也消耗了管理人员的不小精力,企业的高效运营还是难以组织和实施,怎么办?

带着疑问,顶佳印刷专程去华东、华南以及香港等地进行了考察。经过对珠三角区、长三角区等中国印刷业最发达地区的寻访,姚总对“印刷城”项目产生出了浓厚兴趣,并逐渐认识到其中的价值所在。不过为谨慎起见,姚总还是先拿30亩工业用地、1万平方米标准厂房,干起了试点:

先由投资公司负责兴建,后由各印刷合作单位分租,就近形成一个小的印刷生态系统,在院内既分工协作又相对独立,省却往返时间和运输成本,同时通过合用宿舍、食堂等基础设施,降低后勤成本,各单位都能更专注于自己的主营业务。用姚总的话去形容就是“平时呢,吃喝拉撒睡还有水电暖,都是由物业去操心。过节了,值班表也不用排,一个人也不用留,只要把门锁好就成,想去哪儿旅游大可放心地去。剩下的事,我们24小时的专职保安就全管了。现在能有几家印厂这么省心?”

声明:

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

北京印刷业合力打造联合航队一

2018全球金融科技年度峰会

惠东产业带

2016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

IXDC2019国际体验设计大会北京站